第841章錢和命到底孰輕孰重

文 / 香蕉雪糕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om,契約首席:沈少寵上癮最新章節!

    為防止他們這些生面孔混入太久,引來其他人的猜疑,等所有人到達指定位置后,沈擎傲立刻舉手示意。

    埋伏在各處的保鏢,即刻在指定區域內互推互搡,讓賭徒們內斗內訌,場面瞬間混亂一片。

    隨后,沈擎傲有條不紊地帶著保鏢們,不斷逼近那個裝有卡薩畫作的玻璃器皿。

    他原以為他們的計劃,天衣無縫,行動更是十拿九穩。

    然而關鍵時刻,偏巧出個程咬金——多了另一伙蒙面人。

    沈擎傲本想連畫帶箱子一起帶走,結果另一伙人一上來,就不分由說地拿起身邊的椅子,狠狠砸向玻璃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應聲破碎,稀里嘩啦的玻璃碎片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沈擎傲凌厲地掃向他們,見他們不要命似的打倒擋在他們面前的那些人,好像根本沒考慮是否能活著回去。

    為了降低不必要的損傷,沈擎傲突發奇想,腦海中萌生了一個新念頭。

    既然他們這么“拼命”,那干脆就讓他們替自己探路好了。

    等他們跟賭徒們斗得兩敗俱傷,他再坐收漁利,豈不更輕松?

    保鏢們都是根據沈擎傲的指示行動,所以他遲遲不給搶畫的指令,那他們就嚴謹地在原地待命。

    雖說沈擎傲一直沒出手,但那道犀利的目光,卻牢牢放在那副畫上,半刻未曾離開。

    玻璃箱子破碎后,它應聲落地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它就被人撿起,在不同的人手里傳開去。

    它是千金難求的寶貝。

    所以搶畫的人,各個眼睛里都放著精光,恨不得牢牢把畫鎖死在自己手里,不給旁人半分機會。

    然而,理想是美好的,現實卻很殘酷。

    一方面要應對那些賭徒的攔截,另一方面還要擔心手里的畫會否因搶奪而損毀。

    畏首畏尾之下,那幅畫被保護得很好,可護畫的人,卻一個比一個慘。

    沈擎傲和蘇家保鏢們悠閑地蹲守在原地,悠哉悠哉地看看這,看看那。

    此等熱鬧,不看白不看!

    當然,如果有人把火引到他們身上,那他們也會象征性地出個手,僅限自保而已。

    一場混亂的群架下來,沈擎傲這邊可以說是毫發無損,剩余兩批人馬,死的死,傷的傷,基本全部趴在地上了……

    最后的勝者以為自己打敗了所有人,堅持到了最后,很是興奮。

    結果下一秒,他目瞪口呆地看著從角落里緩緩走出來的沈擎傲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你!你別過來!我,這幅畫是我的!我的!”

    他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,因為他已經在剛才那場混戰中耗盡了體力,可能現在稍微吹來一陣強勁的風,都能把他撂倒。

    反觀沈擎傲一行人,衣冠整潔,面容清爽,完全不似剛經歷過如同“生死劫難”般的狼狽。

    所以說,他們是剛到,還是全場都在坐山觀虎斗?

    “把它給我,我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沈擎傲不想“動粗”,所以,他很“客氣”地上前一步,淡淡地開口。

    “不行!它是我的命,你要拿走它,就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。”

    盡管那人看到沈擎傲身后還有一堆人,臉上的驚悸程度,有增無減,可他還是死鴨子嘴硬,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沈擎傲知道自己沒這么容易拿到畫,所以他沒指望第一次就能把畫作騙到手。

    秉著君子動口不動手的優良作風,沈擎傲決定,將先禮后兵貫徹到底。

    如果那人油鹽不進,軟硬不吃,那再采取點強硬手段,也不晚……

    沈擎傲斜了斜眉:“這么說,你要選擇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,我不想死!”那人矛盾地皺緊眉頭,“你,你們,我告訴你們,它是我的,你們休想搶走它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命,和它,你只能選擇一個,你會選誰。”

    都說卡薩的畫作,是無價之寶,更是打開富可敵國寶庫的金鑰匙……

    他很好奇,錢和命,在他們心中,到底孰輕孰重。

    “命,不不不,畫,不行不行,還是命!”

    看著他在錢和生命之間搖擺不定,來回糾結沈擎傲輕蔑地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貪婪的人,將他們推向死亡的,往往不是別人,而是他們。

    “不要太貪心,我的耐心,是有限度的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沈擎傲又上前了一步,與他面對面正視起來。

    而他眼底的凌厲,也愈發刺激到那個狼狽的“佼佼者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會把它給你的,不會,不會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嚇得連退好幾步,腦袋一個勁兒的搖,都快趕上撥浪鼓了。

    沈擎傲看了眼時間,因為他跟梁靜還有約定,所以,他不愿,也不能再跟眼前的貪心鬼繼續對峙下去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這樣,沈擎傲和蘇家保鏢們,不費一兵一卒就輕而易舉地把畫拿到手。

    等一下,這個過程,是不是有點太簡單,太過順利了?

    沈擎傲冷不丁質疑自己,質疑現場。

    可眼前臟亂差的環境,又讓他相信,事情確實已經結束了……

    是他,多慮了么。

    沈擎傲搖了搖頭,消散心頭那一絲絲顧慮,帶著眾人,加快步伐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當他們走出倉庫,看到一個打扮中規中矩的男人,正笑面如花地看著他們,好似早就等著他們出來似的。

    ”“沈總,我們恭候您,多時了……”那人笑道。

    沈擎傲微蹙雙眉,疑惑地從頭到腳打量了他一番。

    一套筆挺的藏青色西裝外套,里面搭配一件白襯衣,頗有公司上班族的白領形象。

    但沈擎傲敏銳的第六感告訴他,來人的真實身份,肯定不簡單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。”

    這種被人探知了老底,卻對對方來歷身份一無所知的窘迫感,讓沈擎傲非常煩躁。

    “抱歉沈總,我忘了做自我介紹,我姓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擎傲根本不好奇他的名字,他之想知道,這個人突然出現在這里,到底想干嘛。

    等等,他在這里,那他們呢?

    沈擎傲眉宇間的皺痕越來越緊,那人一下子捕捉到他的神情變化,眸底忽閃過一抹陰狠狡黠。

    “沈總是不是在找人啊,有沒有我可以效力的嗎?我對這一片挺熟的,剛帶著我那幾個不成熟的手下逛了一圈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。

    沒想到又是聲東擊西的蹩腳戲碼!

    最讓他不能接受的是,他竟然在同一個坑里掉了兩次,實在……太不應該了!

    “你要怎樣才肯放人。”沈擎傲冷厲地逼問道。

    此時他身邊的蘇家保鏢,也注意到了不對勁。

    從剛才到現在,他們都沒看到他們的小姐和他們隊長,莫非,他們真的被眼前這人給綁架了?

    保鏢們立刻進入戰斗模式,做好隨時跟對面干一架的準備。

    “沈總,您在說什么呢?什么放人?我怎么都聽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男人,一顰一笑之間,竟透著幾分詭譎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別裝傻,你覺得,你能綁的起蘇家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蘇氏保鏢的蘇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沒錯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那人愣了兩秒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,自己隨隨便便綁個人,居然還能綁到大人物。

    不過,意外歸意外,他從不后悔做了這事兒。

    其實,他還挺好奇這個在外人眼中被爸媽寵上天的小公舉,到底長什么模樣。

    因為剛才他光顧著偷襲,沒細細去看蘇曉晗的長相。

    “那我算不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,有個這么昂貴的飯票,我好像還有的賺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徹底暴露了自己嗜錢如命的性格,但沈擎傲有點懷疑。

    他覺得,面前的男人,并不缺錢,相反他的所作所為,有可能是欲蓋彌彰,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們放了,我可以給你錢。”沈擎傲試探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沈總,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……”那人忽然話鋒一轉,“讓我放人也不是不行,但我有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這幅畫,其他我都可以考慮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我只要那幅畫。”男人的眼神,驀地狠辣許多。

    沈擎傲覺得那人整個人的氣場,也變得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。”

    沈擎傲很煩悶,y國何時出了這么一個難纏的人物,而且他還說,自己姓商……

    莫非真和靜兒有血緣關系?

    “沈總,打探別人隱私是個不好的習慣哦。”男人冷冷地調侃道,“況且,我剛才已經自曝家門,沈總的記性差,何時變得這么差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見見他們。”

    沈擎傲很清楚,眼前這個人,比剛才倉庫那兩撥人加起來,還要難對付一百倍。

    如果繼續把蘇曉晗他們留在他手里,保不齊他一發瘋,會對他們做出不可挽回的事兒!

    畫沒了,可以再找,但人若吃虧了……

    男人沒回應,瞇了瞇眼,似乎考慮沈擎傲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答應,我立刻把畫帶走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那人想得很清楚,反正現在大局掌握在他手里,只要蘇曉晗他們一直是他手里的人質,那對付起沈擎傲,還不是易如反掌,小菜一碟?

    在他的眼神示意下,他就讓手下就把蘇曉晗和景霄都帶出來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蘇曉晗并無大礙,就是整個人有點小頹廢,有點小臟。

    反觀景霄,嘴角淤青,眼角被人打了一拳,衣服上,全是皺巴巴的牽扯痕跡,簡直不要太狼狽。(契約首席:沈少寵上癮..129129946)-- ( 契約首席:沈少寵上癮 http://www.rfgbjm.live/125/125075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rfgbjm.live

福利彩票查看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