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十四章秦家

文 / 星云逐月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om,農女殊色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一千零三十四章秦家

    太后的神色卻是一冷,手中的佛珠也停止轉動,只拿眼神冷冷的看向香枝兒。

    香枝兒心下微哂,這是什么意思,她不答應諒解,便要強迫她諒解不成?一時也有些琢磨不定,太后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靜妃先前行事是過于莽撞了些,但這事已是過去了,你也并無礙,就不要再糾著不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誤會了,妾身可從來沒有糾著不放的,不知太后何以會覺得,是妾身在糾著不放?”香枝兒挑了挑眉,反問道。

    要說她先前傷了些身子,一直在調養,坐月子一坐一個月,后也少出來走動,也就近日出門的多些,倒是與小秦氏還不曾碰上過。

    這小秦氏是嫡妻的身份,卻只封了靜妃,而不是皇后,她也自覺得顏面有失,不好意思出來見人了,這段時間便一直待在錦華軒中,門都不出呢。

    何以就給人錯覺,覺得是她在糾著不放,難不成就因為燕慎還沒有差事之故?

    這可與她不相干呢。

    “靜妃失了皇后之位,已是得到懲罰,我希望你不要再計較這事了。”

    香枝兒挑眉,心下越發疑惑了,她都還沒有出手呢,怎么就覺得是她在計較了,她倒也實誠,隨即便道:“妾身不明白老夫人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明白,你家王爺卻是明白得很。”太后的眼中閃現惱怒之色。

    與周承澤有關?香枝兒頓時反應過來了,定然是他出手做了什么事兒,以至于讓人誤會是她糾著不放了,但這也確實是天大的誤會,她當真什么也還沒有做過呢。

    “我們家王爺啊,這些日子每天早出晚歸的,有時候連人影也沒見著,我還真不知他一天在忙活些什么。”香枝兒淺淺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能讓吃齋念佛的太后這么生氣,想來是戳到了痛處了,心下頓覺一陣舒爽。

    “一天忙活什么,我看他是什么正經事都不干,只一心盯著秦家了。”太后忍不住盡惱怒出聲。

    “秦家,秦相爺?”香枝兒還有些沒反應過來,一說秦家她便想到了秦相,實在是因為秦相的名聲太響亮。

    太后卻是眼風一掃,瞧著似咬牙切齒般,默了一會兒,開口道:“哀家的娘家,非是秦相爺的秦家。”

    原來是這個秦家啊,太后的娘家,也就是小秦氏的娘家,早些年也是高門大戶,只是如今卻是漸漸落敗,據聞現在是小秦氏的兄弟在當家,只瞧小秦氏那般為人,就可以聯想到其兄弟是什么樣的品性,也難怪靠著曾經的國公府,這么多年來也沒法立起來,仍舊一日日落敗下去。

    “聽說以前是太后幫著謀的差事,日子似過得還不錯。”香枝兒裝作沒聽懂的樣子。

    能讓她這么生氣,定然是周承澤把秦家怎么著了,她略想了想,便明白了些,這秦家的老爺好似就在戶部當職,本人實在沒什么本事,官職自然也就不高,好似是個主事,六品官職吧!

    拿著為官的俸祿,再撈些戶部的油水,養家糊口定是沒有問題的,且還有小秦氏與太后時不時的接濟,秦家的日子還是很過得去的,除了沒有曾經的顯赫外,也不差什么。

    但這油水撈過了,必然是會出事的,周承澤如今主理戶部事務,拿秦老爺開刀也說得過去,大義滅親,說起來也算是一場佳話。

    什么日子過得不錯,太后一聽這話,就覺得生氣,她是見識過秦家的顯赫,相較于如今的秦家,簡直是低落到泥地里,著實上不得臺面,就這樣還能算日子過得不錯,她只覺得這是侮辱。

    “靜妃已是吃了教訓,但你們卻也不能行事太過,那畢竟還是哀家的娘家,莫不真要讓哀家連娘家都沒有了不成?”太后提起這個,便覺得心下一陣犯堵,娘家人不爭氣,她又能有什么辦法,只能靠著她的體面,一力支撐著唄,偏對其下手的,還是自己人,這就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這事兒怕是怪不著咱們王爺,所謂家有家規,國有國法,若是秦老爺貪臟枉法,王爺也不能不理不問不是,他如今總領戶部,自也是要盡心盡力為皇上辦事不是,若太后當真覺得此事不妥,不妨與皇上分說一二,想來皇上也會念著那是一家子親戚,往開一面的。”香權兒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聽著這話,太后卻狠狠瞪了香枝兒一眼,自己的兒子是什么性情,那是再清楚不過的了,當真犯了國法,哪還可能留著他,只怕會往更嚴了懲辦,是半分情面也不會講的,她找香枝兒過來說話,是指望能嚇唬住她,讓她與燕恪說說,讓這事不了了知,也就不必鬧到皇上跟前。

    “皇上那里哀家自會去說,只說你們夫妻倆,如今倒是越發本事了,特別是你們家王爺!”太后語聲冷冷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咱們家王爺確實越發本事了,據聞前幾天皇上也都夸獎了他,顯見果然是長進了,不想太后也這樣認為,可見母子同心。”香枝兒微微笑著說道,好似覺得那話當真是夸人的一般。

    太后越發覺得心下犯堵,一口氣堵在胸口不上不下的,一時卻也是拿這事無法,畢竟侄子還在人家手底下,若不松口,此事還真是不好解決。

    對于自家那不成氣的侄子,她也是知之甚深,貪臟枉法的事兒,怕是沒少干,只看這兩年少來國公府打秋風,他很能看出問題所在,那就是個沒本事的東西,手里能有銀錢花用,定然不是正經來路。

    提起那不成氣的侄子,頓覺一陣頭疼,人是必然要撈出來,但這差事還能不能保得住,還有皇上那兒也不知會如何處置,此事落到燕恪的手里,他若不愿抬手,必然會朝最壞的方向發展。

    “你們夫妻倆,是當真不肯抬抬手,放人一馬?”太后冷著臉,問道。

    “太后所說之事,我一內宅婦人,又沒甚見識,實在也插不上手啊!”香枝和兩手一攤,表示無能為力。(農女殊色..122122765)-- ( 農女殊色 http://www.rfgbjm.live/118/118988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rfgbjm.live

福利彩票查看历史记录